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装修论坛 >

装修论坛Class teacher

探秘十里长冲(图)

2022-06-16 

 

 

  如果说远村的远是日暮苍山远,那远村的村大抵就是水村山郭酒旗风了。十里长冲里的村落不敢说是世外桃源,也可算作人间仙境。

  在天黑的时候,远村的天光暗了,而远村的灯火明了。灯火明了的远村有种说不出来的静穆,一栋栋瓦屋掩映在昏黄的星光下。我是在这个时候走进远村的。或者说远村是在天黑时分迎接一个外乡人的到来。

  狗的叫声像一支响箭,射上天空,猛地划开了宁静的空气。一股暗暗的气流包裹着我,携带了远村的气息,是唐宋元明清的气息,是生旦净末丑的人生百味。

  这让我的心间有种富足的美,那种肥沃的美丽在瞬间充沛于四经八脉。躺在棉被里,城市的一切皆消退于无形,而远村的况味渐渐浓烈。

  清晨公鸡的鸣叫唤起了村头的太阳,也唤醒了我,扭头向窗外看,那一抹绯红分明色如鸡冠。紧跟着炊烟袅向屋顶,随着门板执拗的一声,远村又走进了新的一天。这是经典的开头,也是富有诗意的起首。

  我正是踏着黎明未干的冷露走近了远村的农舍,路边的野草拂扫在鞋面上,这兴许就是远村对一个外乡人的洗尘。

  浓雾还没有散去,空气中还残留有昨天夜里沉醉的晚风,晚风在清晨里,清晨在晚风中,晚风在清晨里得意忘形,得意忘形地渐渐走向灭亡;清晨在晚风中跌跌撞撞,跌跌撞撞义无反顾地走向上午。那情形颇有些宿醉后的我,义无反顾地走在写作的路上,其实即使不醉,我写作也是义无反顾的。

  因为写作是文人的宿命,正如宿醉是酒鬼的报应。而远村的宿命是天高皇帝远,偏居一隅则是它的报应。

  此时,我偏居一隅在远村一个不显眼的角落,享受着天高皇帝远的放浪形骸。一个人藏在远村,就像一滴水融进海洋,而远村的空气还真像海水,带着一股泥土腥,而我的感觉,分明有几分远航的味道了。山是小岛,房屋是轮船,清风是海浪,带着我漂荡在浩渺的尘世之海。

  尘世是热闹的,充满险诈,而远村是安静的,带着平和,最起码称得上朴素吧,属于一个外人的眼里的朴素。譬如现在,我坐在瓦房的堂屋里,喝着村人的家酿,面朝门,门朝山,不时有乡人从眼前经过,有相识的男人就进来陪酒,也不谈工作,工作丢在脑后,也不谈生活,生活正在进行,就那么两袖清风地闲聊,他跟我讲乡野乐事,我告诉他城市趣闻。倘是女的,往往浅浅地朝你笑一笑,便算是打了个招呼。

  我爱远村的女人,她们从山林中走来,装饰了田舍的梦,虽无衣着华贵的雍容,却有小家碧玉的亲切。她们是远村的风景,也是远村的资本。

  如果说一河春水是远村的血脉,一朵云霞是远村的头饰,那一个个少女应该是远村的双眸吧。

  远村是梦幻的,像春天一个关于柳絮的梦,轻轻地、柔软地,不时撩拨着我的思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