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建材家具 >

建材家具Class teacher

90後“海歸”辭職投身蘇繡事業在抖音電商用直播帶貨推廣傳統手藝

2022-06-21 

 

 

  入駐抖音電商平臺後,抖音也積極為孫文婷和她的蘇繡作品提供一些活動供其參與,“接下來我想做矩陣號,細分領域,多做幾個賬號好好研究內容,蘇繡可以結合抖音電商平臺,好好推廣”。

  “我希望我寄出的每一幅蘇繡作品都有證書,有蘇繡簡介,都有一套配好的蘇繡文化宣傳手冊,我想做品牌蘇繡,將蘇繡傳承和發展專業化。”2015年,從美國交流回國,實習半年多後,孫文婷還是毅然辭職,決定回家幫父母打理蘇繡生意。

  一針一格,遊線飛花,對孫文婷來説,蘇繡不僅僅是兒時描摹的優美畫卷,更是融進血液中的深切牽掛。

  隨著電商的流行,傳統手工藝的傳統銷售模式面臨挑戰,蘇繡如何出售成為孫文婷等傳統手藝人共同面臨的問題,線下不行就開拓線上渠道,但道路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好走,學員、團隊、品牌甚至來自父母的觀念衝突,孫文婷面對的問題鋪天蓋地。

  “我從沒想過會回到家裏,會做這一行”,小學、初中、高中、大學乃至後來出國交流,孫文婷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會回到家中接手父母的蘇繡事業。因為大學時學習的是酒店管理專業,出國交流時她每天思考的是如何一步一步做到總經理。

  鎮湖擁有八千繡娘,傳統民俗民間文化積澱深厚,是蘇繡的主要發源地。而孫文婷就是在這樣蘇繡文化濃厚的環境中成長起來的。

  早前,孫文婷的奶奶、外婆、媽媽就以製作刺繡工藝品換取生活費,等到孫文婷出生時,鎮湖已經形成了有規模的刺繡廠,這裡的大部分女性以刺繡為生。

  孫文婷記得,在她小時候,時常會跟在媽媽身邊看著媽媽刺繡,有時還會遇到市裏蘇州刺繡研究所的老師過來指點刺繡技法,經過不斷的學習,這裡有很多女性成為專職的繡娘,“我的爸爸也是刺繡廠的一名會計”,在孫文婷心中,她和刺繡的緣分是註定的。

  1998年,政府大力建設繡品街,推廣刺繡文化,而那時,孫文婷的爸爸媽媽已經走出了刺繡廠,在小鎮街上開起了繡品店,1999年,孫文婷的父母借錢在繡品街買下一套商鋪,開始了20多年的繡品街生活,樓下開店,樓上住人,“蘇繡”二字仿佛被牢牢地繡在孫文婷的人生繡料上。

  但對於蘇繡,孫文婷並沒有父母那麼喜歡,“其實在我十幾歲的時候,我有厭煩過蘇繡”。

  孫文婷一家初到繡品街時,她正在上小學,寒暑假裏,媽媽會給年幼的孫文婷上一個繃架,旁邊擺上別人繡好的樣子給她參考,如果遇到難題,媽媽還會指點一下。

  在不斷的摸索中和媽媽的指點下,孫文婷的刺繡技術逐漸成長起來,因為從小看,所以她上手很快。而她完成的第一幅作品是太湖裏夕陽下的漁船,是那個時候很流行的小水鄉系列中的一幅,漸漸地,她也可以通過蘇繡作品掙錢了,“那個時候繡一幅的工價是8元,一個寒暑假我可以完成好幾幅”。

  但十幾歲時,孫文婷對蘇繡感到厭煩,日復一日的枯燥動作和比價傳統,看得多了,孫文婷興趣大減。

  小學升初中時,孫文婷是唯一一個從鎮上考到區裏實驗初中的人,然後一路讀書,初中高中大學,2013—2014年,還去美國加州交流了一年,隨著生活內容的豐富和課業的繁重,她和蘇繡之間的距離也越來越遠,大學時期,孫文婷攻讀酒店管理專業,在美國時,也在酒店實習了一段時間,彼時的她一心想的是如何做到總經理的位置,蘇繡似乎只是小學記憶中的一小部分,並不存在於未來。

  交流結束後她便回了國,繼續在酒店實習,而2013年孫文婷的爸爸去深圳發展,開了家蘇繡專賣店,媽媽一個人忙不過來,再加上不喜歡被管束,孫文婷毅然決定辭職轉業,回家幫助父母打理蘇繡事業。

  回想起來,當時孫文婷決定辭職回家打理蘇繡事業,還有一個主要原因。繡品街有300多家店,競爭激烈,傳統銷售模式逐漸落後,但電商流行,她想抓住這個機會,讓蘇繡重新回歸大眾視野。

  雖然從小在蘇繡文化濃郁的環境中長大,但對於這個具有2000多年曆史的手工藝來説,孫文婷覺得自己並不精通,但既然決定要做這份工作,就要做好。

  刺繡人員少,且年輕人稀缺成為孫文婷不得不面對的第一道難題,她曾做過調查,現在繡娘的年齡大多集中在40—60歲,年輕繡娘極少,一些厲害的繡娘也被一些大的刺繡工作室包走,在這種情況下,孫文婷只能依靠人脈資源尋找繡娘,“目前為止,勉強夠用”。

  沒有基礎,孫文婷就從美工、運營學起,開始了蘇繡在電商時代的摸爬滾打,她深知,電商二字包含的內容繁多。

  她想做自己的繡品品牌,將蘇繡傳承和發展專業化,她希望寄出的每一幅蘇繡作品都有證書,有蘇繡簡介,都有一套配好的蘇繡文化宣傳手冊,想給客戶完美但作品,但這一想法並沒有得到父母的理解,父母傳統的銷售理念和她的理念發生了衝突,為此她經常需要夾在客戶之間進行溝通,而各個電商平臺上各式各樣的介紹也讓她有心無力。

  但問題不止於此,沒有充足的資金和專業的團隊,她的電商之路也顯得更加坎坷,之後該如何發展?孫文婷的壓力倍增,有些迷茫。

  在朋友的分享推薦下,孫文婷了解到了抖音電商平臺,了解到身邊同行業的朋友此前通過抖音電商平臺獲得可觀的收入,2021年5月份開始,孫文婷學習併入駐了抖音電商平臺,註冊了@非遺蘇繡(禦品匠心)的賬號。

  “剛開始入駐抖音是嘗試的心態,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”,慢慢地,孫文婷摸索著在平臺發一些關於蘇繡文化的視頻,“蘇繡有2000多年的歷史,以前的蘇繡和現在但蘇繡差別很大,就像歷史研究一樣,每個時代的蘇繡特徵映射著不同時代的文化特徵”,在抖音,她找到了一個更好的方式向外輸出蘇繡文化,通過這些視頻和抖音電商平臺,她也認識了更多的朋友,視頻模式更加生動地分享了蘇繡作品的美,直播模式也為她建立了和對蘇繡感興趣的全國各地網友互動的平臺,同時也帶來了更多的收入。

  在抖音,像孫文婷這樣的傳統手工藝人還有很多,抖音電商也推出了一系列活動助力傳統手工藝發展。

  2021年6月11日,《抖音非遺數據報告》發佈。過去一年,包括10位非遺傳承人在內,85位手藝人通過抖音電商實現年收入過百萬元,該平臺上非遺傳承人帶貨總成交額較去年增長15倍。

  10月27日,抖音電商“雙11”正式開啟,線上上特設“抖音雙11好物節”專區,通過短視頻和直播推介國貨、地方農特産等優價好物。該活動為期16天,至11月11日結束。活動期間,非遺傳承人、手藝人也將通過短視頻和直播帶貨,介紹傳統工藝、售賣傳統手工藝品。